席卷而逃网

感谢混沌de泪的月票林明眼见任我行和向问天消失在视线之中,心中松了一口气,深吸一口气,蹒跚的就地而坐,五心朝天,就在原地开始疗伤。此时他体内的内力已经汹涌澎湃,就如大江之水冲击江岸一般在经脉之中流动, 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2%80%E3%82%8A%E3%82%87%E3%81%86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1%89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2%80%E3%82%8A%E3%82%87%E3%81%86

第一六一章 狸猫换太子(一更)

    感谢混沌de泪的第章月票

    林明眼见任我行和向问天消失在视线之中,心中松了一口气,狸猫深吸一口气,换太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2%80%E3%82%8A%E3%82%87%E3%81%86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1%89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2%80%E3%82%8A%E3%82%87%E3%81%86蹒跚的第章就地而坐,五心朝天,狸猫就在原地开始疗伤。换太此时他体内的第章内力已经汹涌澎湃,就如大江之水冲击江岸一般在经脉之中流动,狸猫时时刻刻都在冲击着林明的换太经脉,随时有可能脱离林明的第章掌控而酿成灾难。

    而任我行此时其实也并不轻松,狸猫任我行和向问天出了梅庄之后,换太一句话也不说,第章脚步更是狸猫加快了一分,向问天见任我行神情严肃,换太脚步急促,也跟着加快了脚下的步伐。两人并肩而行,走出去二里路,任我行回首看了一眼梅庄的方向,轻轻呼出一口气,紧接着,脸上涌现出一股不正常的潮红,一丝丝血迹自口中流出。

    向问天见任我行口中流血,急忙上前,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2%80%E3%82%8A%E3%82%87%E3%81%86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1%89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2%80%E3%82%8A%E3%82%87%E3%81%86扶住任我行,关切的问道:“教主,你受伤了?”任我行抬起头看了向问天一眼,说道:“没事,走吧,那个小子比我也好不哪里去,咱们先去盈盈那里再说。”

    事实也正像任我行猜到的一样,林明此时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,体内的真气已经有三成开始不受控制,林明调动其余七成真气牢牢镇压住那三成不受控制的真气。不知过了多久,林明的脸色开始慢慢拿恢复正常,此时,林明体内不受控制的真气已经被全部镇压,只是这样也不过是暂时头里了危险,并非长久之计,这三成真气虽然被镇压,但却是越来越长大,不断的有可控制的真气变成不受控制的真气,等到林明体内的真气全部不受控制时。便是林明走火入魔之时,甚至不需要全部不可控,只要有一半以上的真气不受控制。林明就随时可能会走火入魔。本来林明到两年之后才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,但这次任我行强行灌入一些内力到林明体内。是个危险离着林明更近一步,若是半年之内,林明没有突破宗师境界,他便会承受灭顶之灾,轻则经脉尽断,武功全失,重则身死道消,魂归地府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。林明睁开眼睛,入眼所见便是东方白。只见东方白坐在林明身前,双眼微闭,显然是在为林明护法。

    林明自嘲的笑了笑,自言自语道:“没想到堂堂日月神教教主会给我这个无名小卒护法。”东方白闻言眉头轻轻一皱,听出林明这句话里有些怨气,似笑非笑的看了林明一眼,难得一见的柔声解释道:“任我行这次能跑出来,多半的原因是我放他出来的,任盈盈他们寻找任我行下落的消息。鬼影早就告诉了我。只不过是我没有阻拦罢了。”

    林明听到这番话,心中很是奇怪,将刚才的不快抛到九霄云外吗。问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做?任我行出来之后可是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轻笑一声,说道:“一来,葵花宝典如今经过我和师傅的删改,已经成为了一部不怕任我行吸星*的武功,葵花宝典修炼出来得内力,同样精纯无比。如今我已经是宗师境界的武者,而任我行才到先天后期,我自是不怕他。二来,。教中有许多人虽然明面上拥护我为日月神教的教主,但心中却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把我推下教主之位。迎接任我行重新接手日月神教。此举便是想通过这件事,将教中潜藏起来的一心想着任我行的人全部揪出来。以免他们今后给我捣乱。”

    林明点点头道:“你若是想要知道这些东西,直接问我就是了。日月神教之中有谁想着任我行,我也知道一二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摇摇头道:“你能够知道几人?据我现在掌握的消息,神教之中,自教众到长老都有希望任我行做教主的人。这还不算有一些人因为任我行下落不明,而隐藏了心中的想法。这次任我行重出江湖,他们恐怕要全部跳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顿了顿,一边走到林明身边扶起他,一边说道: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。你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林明道:“已经暂时压制住了,不过现在能够动用的内力不足原来的五成,而且必须要在半年之内突破宗师境界才行。我们先去看看吸星*,我能不能突破宗师境界就看吸星*和你的葵花宝典了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一边扶着林明向黄钟公的房间走去,一边奇怪地问道:“你能不能突破宗师境界,和这两样武功有什么关系,突破宗师境界,主要考验的是心境,你学会的上乘武功再多,也没有什么作用呀。”

    林明闻言,突然停下脚步,转过身,盯着东方白看了一会,认真的道:“东方,等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你会随我一起离开吗?”他此时心中略带一些忐忑,以前他总认为东方白会随着自己离开这个世界,所以将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信息告诉了她。那其实没什么打紧的。天外世界的人,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是天方夜谭,但是对于到了宗师境界,接触到破碎虚空的人来说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天林明见到了东方白为了肃清日月神教而做的事情后,心中的想法有些动摇,他现在也不知道东方白到底会不会和自己一起离开。若是东方白会和自己一起离开,那他为什么要急着对付教中的反对势力呢。

    东方白与林明对视了一会,嘴角绽放出一抹微笑,柔声道:“放心吧,我这么做只是要给我的继任者留下一个好的局面罢了。我还想去看看不同的世界呢。”以东方白的聪明,听到林明问的话,再看到他的表情,就知道了林明心中的担心。

    林明闻言一丝喜色自眼中闪过,说道:“我现在也无法和你解释原因。不过,现在只要有两部绝学,我便可以突破到宗师境界。你的葵花宝典是绝学级的神功,而这梅庄之中还有一部吸星*,足够我突破用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一边走,连穿过两个院子,来到黄钟公的房间外。此时黄钟公的房间房门打开,就连墙壁上的暗道入口都没有关上,林明和东方白沿着暗道走下去,大约走了二十几步,便遇到一个人躺在暗道之中,显然是被人弄晕倒的,在他身上还有一本书,林明走上前拿起这人身上的书,只见上面写着“呕血谱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林明手中拿着棋谱,对着东方白道:“这应该就是黑白子了吧?咱们在向下面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接着向着下面走了二百步,来到一座大铁门之前,铁门此时紧紧关闭着,而铁门之外也有三个人晕倒在地上,三人身上也各有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东方白走过去,拿起三人身上的东西,翻看了一下,扔回地上,寒声道:“真是四个废物,虽然我也没指望他们能挡住向问天,但就因为这几样东西就让人救走了任我行,我都替他们感到丢人。”

    林明捡起东方白扔到地上的东西,翻看了一遍,笑道:“这可是广陵散、溪山行旅图和率意帖。再加上这本送给黑白子的呕血谱。”说着,举起手中的呕血谱接着道:“这四样东西,每一样在喜好’琴棋书画‘的人眼中都是绝世珍宝,这次向问天为了救任我行可真是下了一番功夫,这率意帖和溪山行旅图竟然都是真迹。”

    说着,林明将四样东西全部收了起来,随后笑道:“不过,这些东西今后就全姓林了。”

    将东西收起来之后,林明开始将黄钟公等人一一叫醒。黄钟公三人醒来后见到林明二人都是心中一惊,紧忙瞥了一眼铁门,发现铁门完好无损,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,对着东方白行礼道:“属下参见教主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,居高临下的说道:“都起来吧。”等到黄钟公三人都站起身来,东方白冷眼看了三人一眼,语气平淡的说道:“黄钟公,本座命你们四人在此地看守任我行,你们却让他逃了出去,你们可知罪?”

    黄钟公三人闻言,心头一跳,黄钟公赶忙跪倒在地,说道:“教主,任......任先生现在还在这地牢之中,属下几人没有让他逃脱啊。”

    东方白道:“是吗?你现在打开大门。看看里面有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黄钟公回应一声,从腰间取出钥匙,颤颤巍巍的将钥匙插入铁门的孔洞之中,向右转三圈,又向左转两圈。咔嚓一声,铁门被打开。黄钟公小心翼翼的推开门,见到密室之中有一个头戴铁罩的人,心中的大石顿时落地,转过头对着东方白道:“教主,您看,任先生这不是还在这里吗?”说着黄钟公侧过身去,为林明和东方白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林明看了一眼地牢中的人,轻笑道:“黄钟公,看来梅庄中的生活很不错啊,任先生竟然越活越年轻了,连头发都是黑色的。”

    便在这时,地牢中那人猛然抬起头,惊呼道:“师傅!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...

访客,请您发表评论:

网站分类
热门文章
友情链接

© 2023. sitemap